• 2009-12-21

    散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everse-logs/54482981.html

    传道书:“因为多有智慧,就多有忧愁;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愁。”薇依又说:任何知识,如果不能使我们更接近上帝,那是无益的。

    最近忙,很久不动笔写博了,其实可记的事很多,演出,做音乐,读书心得,读后感,但就是不想随便动笔,比如《无耻混蛋》这样的史诗大片,不炮制一篇专门的评论,是对不起昆汀他老人家的,大家拭目以待吧。

    对照昆汀的出神入化,是杜琪峰的每况愈下,昨天看了《复仇》,忍不住破口大骂!这故事连该死的大陆小文艺导演都不如,从头到尾靠黄秋生一伙摆造型拖时间,截取画面的话,会让人以为是I.T.的秋季男装手册。

    昨天,第一次和众乐手一起做了个人的作品演出,感觉很好,夏天的打击乐非常精彩,齐叔拿了小sax,其感性和风骚,众人皆是见证,小韩的吉他找到了一些音乐,总之这一晚我很开心,诸多作品从未让别人加入,这样添上美丽的色彩,我自己很心痒,要继续完善下去。这一场,在江湖的音响条件下我能唱得还比较出彩,足堪自慰。

    零下九度,看着窗外冻结的空气,我心里又开始想念厦门的海滩,今天下午,我干脆直接梦见,登上一座小山,远眺环岛路……我已病入膏肓了。

    读书:《中国古代美术和建筑的“纪念碑性”》,巫鸿这个人,企图建立宏大叙述,但是有点像鸠摩智,招数看似像样,内力实则运使不得法。借着西方的概念来套,做法可以理解,但无法自圆其说,中国古代美术的体系,不是这样建立的,因为前一阵我有些关于古代美术史的想法,又找不到更深层的分析,我才找他的书来作他山石,不料两手空空而归。

    《博尔赫斯谈艺录》,又读这个,是因为《无耻混蛋》让我想起了博老。回到昆汀,能够把电影、也把自己随意置于叙述框架之内或之外,解构叙述与叙述者,进而提出对电影本体的反思,操作游刃有余,这样的导演,昆汀是平生仅见。《无耻混蛋》是电影史上的杰作,昆汀是导演中的stanley jordan,他这一身武功,前无古人,也没必要有来者,cheers!

    分享到:

    评论

  •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