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09

    书和电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everse-logs/46029280.html

    “我若有……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哥林多前书,13,2)

    “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于我无益”(哥林多前书,13,3)

    东西方教会的分野……罗马的秩序、扩张、形态完善的实践性——外化于教条和道德,世俗化的畸形……拜占庭的因循、冥想的神秘主义——呆板、无现时性,对外的孤立、软弱。二者都是缺乏聆听,缺乏“爱”的根源。

    看塔尔科夫斯基《nostalgia》,不喜欢,有深的东西值得挖掘,但是就是不喜欢,他说:“基督精神和电影具有同一性,电影可说是二十世纪的教堂。”……还有:“人间的罪恶越多,创作的根据就越充分。”这两句话,可以窥见他的强力,和偏执,俄罗斯人!

    网上翻翻一些关于他的文字,文青式抒情泛滥,甚或放肆过度诠释,瞎起哄的占绝大多数——章明或崔子恩这样的“专业”人士,其实是文青头领,闭眼抒情的功力是多年浸淫的,看得我头晕眼花。……其实,信仰+俄罗斯人,够分析半天了,大家都摸不着北。俄罗斯,太有趣了!!!

    我要想想怎么理解,看了一下他写的诗,诗写的很一般。电影也不是很诗意啊。

    《第九区》,作为一个寓言,它经受不住小朋友们问:为什么呢?那么,就看看场面好啦……纪录片的形式感玩得有点刻意,尤其结尾,简直无语了……某君说:通俗易懂,意味深长。依我看,前者固然,后者未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