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04

    花将长在你的海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everse-logs/37451487.html

    清明节的凌晨,看了《入殓师》,巧合。

    大约20多年前,初中的时候写过一篇作文,大约是讲彼时丧葬的陋习如何可笑而繁琐,约有云看破生死的意思——少年懵懂,大言不惭,还用了陶令“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的句子以充门脸,当时被拿来当着全班朗读,算是很倜傥的作文。

    今天看这电影,心头勾起了“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这两句诗,死亡于我,一直是一个无法直面的命题,《入殓师》看完,却让我的思绪宁静而辽阔。诚恳!诚恳!诚恳的态度让本质水落石出,此外其实真的不必做什么,一切自然都在自己应该的位置上。海子说“我把石头还给石头,让胜利的胜利”,是的,然而,甚至,不用你还,它自己在那里,《入殓师》里面,没有“我”,这是最动人之处。

    薇依说,我愿意这个世界的美丽,是在我不在场的时候发生的,当我安静的消失的时候,一切自然最美丽的,会自行呼吸、互相沟通。而我的出现会玷污那美丽……这是弃绝自身的纯粹,令人灵魂颤抖的纯粹,《入殓师》几乎拥有这种纯粹。

    前些天是海子的忌日,我没有写什么,因为现在确实不再停留在那个层面上,自负而狂暴的诗人啊,你有力量和爱,却没有胸怀……

    还是再朗诵一遍伟大的废名吧:



    我立在池岸
    望那一朵好花
    亭亭玉立
    出水妙善,
    “我将永不爱海了!”
    荷花微笑道:
    “善男子,
    花将长在你的海里。”

    清明了,春暖花开,博大的生命美丽。

     

    分享到:

    评论

  • 你觉着南京南京如何
    回复niu说:
    我没看,如果看了再说,我对陆川有印象,不过还是等看完电影再说吧,实话说,他的电影我一部也没看过
    2009-04-10 02: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