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18

    诗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everse-logs/36692898.html

    在五道口光合作用等皮皮,本来是觉得这家书店驳杂而混乱,不值得一看,纯当走马观花消磨时间,踱步经过“外国诗歌散文”专柜,却赫然发现一本《塞尔彭自然史》摆在架上。

    大喜!这书前几年读得很畅快,乃常备床头书之一,后来把自己的送了人——宝剑赠烈士,我总喜欢热血一上涌,就把手头的好书送人,回头再买,但回头难免时有失手,某些书从此绝迹。《塞尔彭自然史》就属于久觅不得的那种,不料今天却在这里遇到,可见真是有书缘。暗暗高兴的同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以前那本送给了谁,不管谁,希望受书者好好读它。

    末班地铁回家的路上,车厢空空荡荡,正好翻书,语言干净,文风淳朴雅致,读起来真是清新解乏,18世纪乡绅宁静致远的生活,透彻得如同雨后绿叶上的水珠,叫人心中一万个的艳羡。一边看一边忍不住哼歌儿,意识不到哼的是jackson5的“i'll be there”,呵呵,就是,我想在那儿。读译著,最是难得这般通透,著者高妙,译者心灵而手巧,到读者心领神会,曲径通幽,这三点一线才完全入了巷,真是造化!

    前些天和外语学院周老师讨论惠特曼的一句诗如何翻译:“the known universe has one complete lover that is the greatest poet。”本来翻成“最伟大的诗人,是已知世界完美的爱人。”但我觉得这句里面“one complete”有潜在的“唯一”的词义,斟酌再三,翻译如下:“最伟大的诗人,正是已知世界那位完美的爱人。”中文“那位”,在这里也是具有潜在的“唯一”的指涉作用,这么翻,我觉得既不刻意,又妥帖。

    分享到:

    评论

  • 那本《地质学原理》没有了.........
    回复皮皮说:
    请问这位朋友是农大的吗?
    2009-03-23 05:17:48
  • 当年那个瘦了吧唧戴眼镜白汗衫上手书自己大名的长郡少年原来在这里……
    回复坡子街说:
    喻雷别摆,老子哪里在白汗衫上面写自己的名字?
    2009-03-19 00:5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