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06

    midsummer night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everse-logs/27184839.html

    那人问我,你能一天不唱歌么,一句都不唱。

    不用想,那是不可能的。可以一天不说话,但是不可能不唱歌,唱歌像自己的思维,无意识的就出来了,可以是一个没有对象的动作。所以,聆听就是旁观了一种思考,这种唱越是不假思索,思维就越纯粹。

    觉得唱歌的亲切,犹如对某物的思念,犹如苦行,但是又是最自然不过的。音乐其实一点也不感官,有时候我能感受到那种纯粹的虚空,远离身体。没有现实,死在音乐里多好,一种认定,一种想念。

    写一个系列的纯音乐,chapter1叫做“sweet dream”,chapter2正在进行中,这个夏天我总是想起《仲夏夜之梦》,某个晚上走在某个小区里,忽然,恍惚就听见了竖笛,空气里全是百合花的香味……湿润的,饱满的……beautiful dreamer wake up to me,全然美丽,绝无瑕疵。

    “sweet dream”的中部有一段长笛太感伤,还要再展开一些,回旋起来,接圆舞曲。

    分享到:

    评论

  • 我觉得你真幸福。
    回复高光光 - 不想生活在别处说:
    我一直很幸福,并且和朋友们分享
    2009-04-10 11:33:34
  • 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