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30

    随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everse-logs/20018922.html

    前几天又去逛了一下十九世纪油画展,在拉斐尔前派的作品面前流连,忽然想到《指环王》的作者托尔金。托尔金指环世界的创造根植于广泛而厚实的欧陆古典文化以及英国古代传说,魔多的意象受到弥尔顿《失乐园》的影响,而亚瑟王的故事以及尼伯龙根传奇也是他灵感之源,19世纪开始风行的象征主义手法比比皆是。此外,精灵族的设计一向被人们看做希腊文化的映射,但我一直觉得,瑞温德尔夕阳余晖下的瑰丽,静默中一丝腐朽和哀伤的气息,更接近拉斐尔前派式的审美——托氏通晓希腊文和拉丁文,但那种对“精灵时代”一去不返的感伤,弥漫英国式古典风气,对细节的迷恋也像——我没有读过《指环王》的原文,但是就《指环王》电影里引用的一些原著的诗篇及对白来看,我会联想到叶芝,以及米勒和罗赛蒂作品画面上那种绵密的忧伤。在他的虚幻世界的另一侧,刚铎白城的气质则令人联想到晚期的君士坦丁堡,出于正义的宏旨,王权在故事结尾被延续,而从虚无的内核观看,精灵的文明飘向了海外仙山。记得结尾那首歌么,annie lennox,哀而不伤的高亢。

    之所以喜欢电影《指环王》,也正是因为有一群狂热而艺术史功底深厚的创作人员,本身是托氏书迷,又穷数年之功,将托尔金文字里的世界尽可能的忠实还原出来——一个继承了众多欧洲文学艺术传统的庞大的魔幻世界。

    继续学习《论语正义》,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郑玄注曰:学者之志,有所不暇。

    郑氏深得夫子要领,其言扼要铿锵,令人清醒而振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