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17

    石竹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everse-logs/17144523.html

    太白《宫中行乐词》
     
    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
    山花插宝髻,石竹绣罗衣。
    每出深宫里,常随步辇归。
    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

    太白的诗于我类似贝多芬的音乐,年轻的时候头脑发热,爱的不行,唯我独大天尊气势。到年纪大些就不那么热衷了,他有时候太过虚张声势,顾随说他“会须一饮三百杯”是扯着脖子喊,形容得很有趣。但诗仙毕竟才华高妙,浑然天成的意思,就是出手如果好,那就是好得不得了,不由得人不服。比如这首《宫中行乐词》,写皇室气象,雍容不难,难得的是雍容中的灵动,首二句起的平稳,“山花”插宝髻,“石竹”绣罗衣,华丽中有轻灵的素朴,后半首动起来,到末句思绪昂然出尘,仙气十足——太白之夭矫,人莫不瞠乎其后。

    前几次去市场买过一束花,细细的红白杂色,花团锦簇,层次嫣然,插在床头的白瓷罐里热烈而不闹腾,一直摆到变成干花,照样好看。后来经人指点,才知道这便是石竹,小花颇有野趣,又不俗气,想象它开在野外,不卑不亢的活的喜气洋洋,高兴的紧,今天去市场看见,十元又买了更多,一只白瓷罐插的满满当当,真是“一室皆春气”!想起了太白的诗,遂有这篇小记。

    昨天睡前居然打死一只蚊子,吃惊!

    分享到:

    评论

  • 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
    山花插宝髻,石竹绣罗衣。

    总觉得这四句真是纤巧,像极了女孩子的细腻心思,小小的石竹也好或是山花也好,都像是我们年少时的无故轻叹。李白的仙气也有这么灵动的时候,不似“露华浓”与“天上来”,或者其他。

    许多婚礼上,新娘头上自然纤巧的石竹或许是最无人注意的,可总是最固执地触动我内心的柔软之处,夹杂着一丝地向往和幸福滋味。

    花要与花交换,我告诉了你石竹,你下次看到我时,也请带一种我不曾相认的来,最好也是如此的纤巧,如此的让人轻叹。
  • 默影,到我这儿留个联系方式http://leeanna.blogbus.com/
  • 我是近日逢空隙,常品诵太白诗集,反而是愈加头脑发热,
    叹气韵灵动,组词及想象都极妙!时读时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