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17

    新年后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everse-logs/15512214.html

    回家算是和灾区人民在一起了,感谢上帝,在长沙的这些天,天气一直算不错。但我还是不适应,上床起床都开着空调,而且嗜睡,上午睡到午饭,吃完弹会儿琴,便又睡了。加上在床上看电影读书,我算了一下,回长沙这段时间,床成了我消耗时间最多的所在。 于是颇担心长肉,结果最末两天受了风寒,拉肚子捂汗一天,遂觉得还清了肉债。

    弹琴和读书的状态都可以“奋勇”形容,其乐无穷,效率也高,琴弹的犹如臂膀一般自如。有一晚无法入睡,将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看完一遍。陈是让我仰望的脖子发酸的大师,唯此一位!唯此一位!光仰止是不行的,最近读他的书读出了意思,我好不开心!

    去长沙的飞机上读顾随,回北京的飞机上也读顾随,看他说陶渊明,心为之动,然后回头看了看窗外白云,默默的流泪了。

    我感他的诚恳,感他的纯净和野蛮,君子坦荡荡,感他对渊明穿越时空的心心相印。

    读书读到穿过文字,和作者赤诚相见,有肝胆相照的念头,这是无与伦比的快乐,孤寂,私密,美好,似乎以前只有读薇依的时候有类似的感觉。当然,读薇依是有赞叹而有愧,又有自我清洁的愿望。读顾随则是寻找到先行者埋下的食粮,固然可口和窍要,也证实此行必不虚往。欣欣然走去罢,一句诗“到死誓相寻”,顾随说,做学问,求知的人,要有这样的心。

    所以,我们是一伙的。

    著述卷开篇讲稼轩,说起幼时学语伊始就颂唐五七句以替儿歌,六岁于中夜脱口吟哦诗篇,虽黄口小儿,雍容气势其可想见,我又是羡慕,又是欢喜。

    以往不谏而来者可追,所以,日后我的儿子,定要这样!

    分享到:

    评论

  • 很想去,但我在上海。不是圈中人,不自由。祝你演出成功。
    回复故人说:
    我们今年还会来上海演出的

    保重
    2008-02-22 13:42:41
  • 我曾在几年前跟你在三里屯喝过酒,在簋街吃过饭,几面之缘。那时你唱:“我是个快乐的掘墓人,我拿着锄头一上一下”那时你还和三喇嘛在一起。
    此后再没见过,今天才看到你blog。
    给你提个小意见:投名状赵二虎的不杀俘虏和背信后的痛苦是真有其事啊,不过行此义举的是赫赫有名的洋枪队头子戈登,背信的是更有名的李鸿章。戈登为此好像还辞了职。网上应该有很多内容,一搜便知。你看来读书不少,但太自信了。
    回复故人说:
    故人好,22号来看我们演出吧。

    太平天国的历史,大致读过一下,但我确实不知道你说的这件事。当然,以戈登外国人的身份,这事才好理解,但是安排在草寇出身的角色身上,显得就不对了。引一段史料:“贼既入城,诡言不杀人,(南京)有以土物入献者,给以贡单,无相扰。人多信之,争馈银、米、牲畜、菜蔬,取伪贡单榜于门。讵贼见单益搜索,以其不为备,私藏必多也。初犹未排户入搜,惧有官兵伏匿,唯遇人于路必镣。至十二日,见人则逼使舁尸弃诸河,不从杀之,如是者数日。”——《金陵兵事汇略》,太平天国对南京城平民尚且凶残如此,则当时敌对之酷烈可以想见。身为该时期的国人,无论战争的哪方,都不太可能有西人那样的人道和恕道。

    人不可能什么都知道,对于本属虚构的剧本,我的分析是基于常理来判断的,并无考证,不免疏忽和失察,多谢指出。
    2008-02-21 02:11:38
  • 阅读是隐形着的情人。
    你看不见。但能感应。

    关于雪的灾难终于过去。
    新年过去半月后太阳很是令人欢喜。

    我也将在三月去长沙,和北京。


    鱼。
  • 生子当如孙。。。
  • 呵呵,陈寅恪的确令人高山仰止!但为何只此一位~

    和书的作者心心相印地懂得,也曾收获过那心动时刻,幸福、难得。

    近日读黄裳先生聊到稼轩和陶潜,有趣、喜欢。
    顾随老师是迦陵先生的老师,久闻大名,就是收藏的书老是“缺货状态”,还没能读到呢~ 极欣赏这些潜心探究真学问的老师们。
    回复默影说:
    去孔夫子旧书网能找到
    2008-02-18 14:55:10
  • 神即道 道法自然 如来
    叔叔 记得我否~
    回复momoking说:
    不记得,抱歉
    2008-02-18 14:57:42
  • 生子当如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