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30

    夜深人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everse-logs/14695608.html

    球球前些天来家里玩,给我卧室拍了照,贴出来臭美下。

    晚上和祥子聊了聊,又读了一篇很强的文字(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466507/),觉得我读《管锥编》和写关于这些的东西,有点浪费时间。默影同学,你要去看看这篇东西。

    祥子说徐复观“比新儒家更有历史感,比历史学家更有哲学的眼界”,我深以为然。

    前些天在李宗盛那里工作,弹了一下他大力开发研制的lee guitar,琴很一般,但他的琴盒很让我眼馋,有一个真皮的,里面全是羊毛;还有一种看起来非常结实,是压克力的,经拉经拽的样子,我想让他们给我定一个,老佛爷迫不得已向我透露了一个消息:她已经偷偷买了一个这样的琴盒,准备做生日礼物送给我。闻言真是开心死我!终于不用一坐飞机就为托运martin而提心吊胆了。

    听了两天吴极的歌,还是觉得需要再润色,录音太仓促,本来要借把gibson的木琴来录的,结果琴不得闲,只好用自己的martin,录出来声音太过细腻圆润,质感上不是我想要的,有机会重新再录一下。

    介绍《巴黎圣母院》给吴极,自己也听了听,隔了一年不听,再听还是很激动,Danse Mon Esmeralda “为你而死,那死亡并非死亡”,又记起了00年在人民大会堂看得以泪洗面的那个晚上。

    分享到:

    评论

  • 黄老师!!! 我喜欢你的卧室!!!! 实在是不是你的口味才对啊~~~~
  • 闺房照哈哈~
  • 墙壁的颜色很喜欢。很漂亮。
    窗帘的颜色很魅惑。

    还有灯。

    很适合在夜晚看书。

    鱼。
  • 忘回了,图片美!
    嘿嘿,我的卧室也满特别、好看,可是女孩子的卧室,就不方便拍出来:)

    总之就是白色中偏米色的调子~(说起来怎么这么乏味似的?其实因为层次感而不单调,特别中还满耐品)
  • 几天没上网,清晨起来读书、整理行李到现在,晕乎乎的发现有这么多内容和评论,为尊重你们的讨论,我细读每字。
    这样的交流很好,可惜用的语言太激烈,呵呵,不愧是男人间的说话:)
    其实我上次看了“井底之蛙”之说就没在意。从我个人看,对自己很不满意,会欣喜感觉到自尊被伤害时,因才更容易自省、更新。其实钱先生自己也有认为是“井底之蛙”的意思,摘来部分文字:
    “以管窥天,以锥指地”的意思,既表示自谦,也表示自有一方天地。据《庄子·秋水》记载,魏公子魏牟曾经教训思想家公孙龙说:“子乃规规然而求之以察,索之以辩,是直用管窥天,用锥指地也,不亦小乎!”意思是说,你琐琐碎碎地去辩论,直好比是用竹管夫看天,用锥子去量地,不是太渺小了吗?这样一个比喻,在《说苑·辩物》、《史记·扁鹊传》、《韩诗外传》等古籍中也运用过。钱先生借用这个典故,是说自己的书不过是“以管窥天”而已。基于这个认识,他曾经表示,《管锥编》的英文译名可以叫做“有限的观察”,再加个副标题:“关于观念与文学的札记”。

    不过,这里又含有自成一家、独得其乐的意思。《庄子·秋水》里说,井底之蛙不知道井外的世界之大,却独占一坑水,独据一口井,自得其乐。钱先生反用这个典故,实际上在自谦中含有自负。钱先生的号是“槐聚”,原本出自元好问的两旬诗:“枯槐聚蚊无多地,秋水鸣蛙自一天。”也正印证了这一点。
    ————————————————————————
    不被盛名所威慑,提出自己的看法,赞!
    对那看法不同意,交流,也赞!

    其实你们说的我都有些同意,也有些不同意。如说到钱先生的卖弄之嫌,我以前也有些同感。如黄永玉及另位学人,都说到钱先生听说对方喜欢做什么事等,便开了一系列相关书单,并标注有多少卷。

    但是刘皓明那篇,我不同意,有些观点正确,但偏颇的地方也不少。实用和非实用之说,在于各自观看的角度。
    听你们这么一争论,我找了管锥编看了两篇,觉得喜欢~ 也觉得这样的表达有趣!现代很多诗词选注都用了类似方式去表达,摘了相关的文字,让读者自己去感受、联想。
    有的人专长哲思,有的人专长编著、展开随谈,都好,各自是各自的长处。不能以一种要求去判定某部作品,若是用小说结构及表现方法去判定《约翰.克利斯朵夫》,怕读者也会失望,去抨击。
    所处时代也有限制,在专制的时代,思想成了招引祸害的东西,谁还会傻到轻易发表创见。另,从我读到的一篇文章里,说到《管锥编》是鞭挞专制的思想录:http://www.yuedu.org/thread-20242-1-1.html(看其中第二篇)

    看过去的文人们,常功力深厚,反观我们,惭愧。惟有继续前行才不致丢失真正的文化。

    谢谢你们的争论,让我想安心读完《管锥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