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02

    08首博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everse-logs/13149585.html

    新年好!

    所有人都在说日子过得越来越快,我的解释是,寿命越长,每段时间在整个生命里所占的比例就越小,所以每年我们都会觉得时间的速度比以前加快了一点,这是一个错觉,它让很多人感伤——时间换回了什么,还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一年又过去了。

    不抒情了,记记流水账吧。徐复观是一个超级牛的人,是一个大师,读他的《中国人性论史》让我对中国思想史的混沌理解梳理清晰了许多,强烈推荐大家去买他的书,每本书都可以读。

    说说我的“厕所读物”,这个词在我这里,非但不含对作者的不敬,反倒是很高的评价,须知,上厕所那么一小会儿看的书,要有趣味,要在很短时间就能引人入胜,还能让人思考——这不是一般的要求了。前一阵《夜航船》担任了此重任2个月,前几天换成了《麦克卢汉精粹》。

    麦克卢汉,似乎大学的传媒专业是必然要讲他的,但是我一直很好奇不知道广院的老师怎么跟学生说这个人,因为我觉得,能学懂他的人估计不到百分之一。敏锐的洞察和跳跃的思维,再加上艺术史和文化史的深厚功夫,他的话很疯,很果断,也很要时间消化——“洞见”,是真正的智慧,是这个只剩下膝跳反应的麻木时代最缺乏的宝贵东西:在这个被媒体包围的时代,即使不想学习的人,也可以尝试理解一下他的学问,可以缓解焦虑,看明白无穷的变动中包涵的共性,在荒诞的空气里苟延一下理性的残喘。

    上一次骂《投名状》,引起了一些看客的怒目金刚,很遗憾,接下来又要骂人了,《集结号》真是一部响当当的大烂片啊!!与它的弱智相比,相比《投名状》仅仅是平庸和一点点不对劲而已。

    中国导演拍电影,潜意识总是有参照系的,这种参照根源于自信的缺失,想当年《泰坦尼克》出来的时候,冯导就说过“给我两个亿我也能拍”的疯话。较劲!相当的较劲!当然后来冯导没有实施,他这次找的参照物是《拯救大兵瑞恩》。

    对比《瑞恩》和《集结号》,只要说两点,第一,前者以一种正义战争的宏观基调开篇,寥寥几笔但氛围荡气回肠。第二,始终集中于“人道”和“人性”的塑造,抓冲突和共鸣,从而凸显大感动。《集结号》于这二者是完全缺失的:一方面,国共内战在当下这个可以理性反思的时代来看,本不见得那么理直气壮的正义;而编剧又小心翼翼的要绕开主旋律的窠臼,于是弄得大背景很苍白没有感染力。想不落俗套是对的,但那个时代的题材,倘若定要剥离意识形态的元素,还真是无异于阉割。另一方面,《瑞恩》里面从个体入手,士兵的懦弱自私性格种种最终是被人道和正义的大精神洗礼和升华的。而《集结号》始终缺失对于个体人性的描述,只在一种概念化的血气里做笼统文章。所以,谷子地和他的手下既表现不出精神境界的高度,也没有个人情感的细腻之处,整个故事便只能充斥一种匹夫之勇和愣头青式的麻木。

    再说说剧本的运作,《集结号》的编剧是应该大打屁股的,一个多小时和平时期的寻访戏,东拉西扯。抓人的细节却一个没有,你哪怕是设计一张作战地图的线索,也会使整个过程更有故事一些,有情感抒发点一些。真是笨的可以。说到故事内容和结构,《集结号》更接近《漫长的婚约》,以战争为引子,说的是后面的事,关于信任和感情的事。你看看《漫长的婚约》里面那细节,那层次,唉——随便抄点都是一把好素材。记得看《太阳照常升起》,笑姜文的抄,看完《集结号》,回头倒佩服起姜文来,起码他还知道抄什么。比起来《集结号》就真是数学考试带了英语提纲进场了。

    不说这等愚蠢的东西了,《漫长的婚约》真是好电影,导演出身文艺那是真的,但和《天使爱美丽》相比,《漫长的婚约》长进的岂止一星半点,叙事沉稳大气,故事铺陈得很有点大师的样子了,虽然还是绷着小文艺的劲儿,但下的料不多不少,也少了炫技的得瑟做派,内在的张力很充盈。非常喜欢它的结尾,她坐在对面欣慰的看他:一点而透,清风徐来,灵动又厚重,让人心里酸得想哭又不想哭。好的作品,就在这种隔与不隔之间那一丝微妙。

    前天晚上去bank,新年凌晨刚到,被俄罗斯艳舞女郎拖上杆舞台跳了一段,生平第一次,她屁股非常大,且有把子好力气!

    分享到:

    评论

  • 来看看你..08年过得更好一些..
    回复mosesred说:
    不知哪位路过的有心人,多谢了
    2008-01-06 19:24:13
  • 新年快乐!!:)
    祝福新年里幸福!健康!
    上次匆忙回复,忘说了。
    回复默影说:
    大家都快乐!谢谢
    2008-01-06 19:23:29
  • 集结号满可惜,原是个可以写很好的故事~!当天看后,觉得可惜,把剧大致改写。后来连影评都不想写。
    还是那句话,中国导演,应在文学、哲学上补下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