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17

    旅程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everse-logs/10325449.html

    当the verse的成员超过4个以上坐在一起,就会有化学反应产生,各种奇怪的、流氓的、滑稽的对话会缤纷呈现,当成员达到十个以上,那情形就会失控——这种时候,经纪人“老佛爷5”就会痛苦的反省:我怎么会和这样一群疯子混在一起。为此她给the verse取了一个非正式的中文名:“疯逼团”。

     疯逼团的长沙成都之行是美好的,吃美食,奏音乐,调戏别人或者内部互相调戏。演出的时候人们看见我们十几个人挤在台上,相视而笑,颇有感染力。演出之外我们也有一种神奇的气场,每个人都赖兮兮的,说话飘忽且肆无忌惮——成都小酒馆的人慢慢就发现了我们这种特质,我们告诉他们,我们是“疯逼团”,史雷走在街上,和乱起说了起来,他说:其实疯逼团这个“逼”字,似乎对女性不是太尊重。乱起头一歪说:那有什么所谓啊?史雷顿时语塞……,宵夜回去的路上一路大家又high了,互相使拌子,唱流氓歌,史雷送我们到一个路口,敬礼道:再见,匪夷所思的疯逼团!

    火车上姜帆问武悦,王老师到底多大,武悦说他85年的,姜帆吃那一惊:真看不出来!真是长着急了……一座皆喷!从此王老师多了名字,着急,或者直接叫王老急。

    回北京的车上,停靠西安,大鹏买了十个啤酒,这车很人性的在车厢间配有“夜读凳”,我们把夜读凳收集在一起,十几个人站在过道里喝啤酒吃花生米,频频cheers——funk大家庭一片和谐,我们是多么快乐啊。

    演出是很好的,小酒馆挤满300以上的人,我们12个人挤在不到十平方的舞台上,把他们都点燃了。

    蔡师说,可以评为小酒馆最高质量现场演出。

    分享到:

    评论

  • “王老师是85年的”……
  • 哈哈哈哈,看到“王老急”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真的差点把一口啤酒喷屏幕上……

    另,有史大雷的SMN没?!我想他了!!!
  • 遗憾
    真遗憾
  • 演出照片在jvjv7.blogcn.com/phopos/
    或者
    http://www.littlebar.com.cn/bbs20/topicdisp.asp?tid=18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