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27

    简单

    22号的演出,整体效果不错,重点表扬刘涛,进步相当大。很多人都看到了鼓的亮点。三个月的时间,我们不但完全消除了换人的影响,而且音乐的groove和张力比以前的阵容更好。刘涛,还有小波,他们很对得起我们的信任!

    The verse的现场,老外的比例越来越重,这天几乎一半以上的观众是外国人。Mao舞台前有很多铁栏杆,对观众来说,爬上台来跳舞会很艰难。结果到最后一首歌,身形高大的jammi一跃而上,然后像泰坦尼克号船长一样,把一个个观众运送到台上,如同往常,我们的狂欢又开始了,左右踢腿,全场合唱…… 演完后返场的呼声空前高涨,但是我们没有准备返场曲目呀,扭头不看台下,铁石心肠的下去了——我们该准备准备这个了。

     

    接下来设想3月7号的演出,没有鼓,没有贝司,我自己要拿一把木吉他,安安静静的唱歌,和乐队不一样的氛围。这几天一直在考虑演出的曲目呢,感觉很新鲜。这几天,我过的很惬意。

    终于在网上订到了78年版的《光荣与梦想》,品相不错,好运气,回信表扬了这个书店。

    书中记载,罗斯福总统去世,《纽约邮报》表达哀思的方式,简单隆重,该报在战时每日伤亡栏栏首,发布一则消息:华盛顿4月16日电:最近一批部队死伤名单及其近亲姓名:陆军——海军阵亡:富兰克林•德•罗斯福,总司令。妻:安娜•埃莉诺•罗斯福,地址:白宫。

    它很简单的让我感动了。

    读《诗论》,越读越觉得不对头……

  • 2008-02-21

    祝我生日快乐

    买书:汤用彤《魏晋玄学论稿》,陈垣《中国佛教史籍概论》,徐复观《论经学史二种》,《中国艺术精神》,朱光潜《诗论》,周一良《魏晋南北朝史札记》,张荫麟《中国史纲》,《大唐新语》。盛世书店改名叫“盛世情”也很有一段时间了,还是不习惯这个新名字。一向不去,老板不在,掌龙头的换成了他的儿子——何以见得?该中年嗓音与老店主一模一样,背过身听以为就是之前那个脾气暴躁的老夫子,老子英雄儿好汉,依血统论在此一举判定,不会有错。看见书店里有《利玛窦世界地图研究》,7折,不觉得意,这书我在长沙一旧书店淘到的,5折,哈哈。

    这几天读余嘉锡的《世说新语笺疏》,余的考证功夫了得,对于魏晋间清谈之下沽名钓誉的把戏看的也很清楚,点评很到位,忽然想起要翻汤用彤的《魏晋玄学论稿》,发现不见了,只有可能是搬家弄丢了,又找了找,一同不见的还有《中国史纲》,于是只好再买新的。

    读朱光潜《诗论》,见他引用静安的东西,似乎理解上大有出入,记得叶嘉莹在《王国维及其文学批评》里说过朱氏这一说,叶阐述的很清楚,又找出来一读,颇有些心得。此外,近来关于顾随,我之所得也颇丰,顾的某些美学概念与波普尔的观念以及贡布里希的美学有相通的层面。我对音乐的一些层次的说法,和他对诗的理解也可互为印证——这些都要等思考成熟之后,再一一写出来。

    逛鼓楼东大街居然撞见一旧书店,淘得喻守真《唐诗三百首详析》。

    连日排练,一上来那效果有点儿魂不守舍,有点儿望尽天涯路,看来过年让人脑子变木了。一直排出两个小时候,大伙儿才慢慢找回了状态,今天就正常起来,整体效果似乎比年前更好了。做事,其实歇一段时间,有空间各自消化东西,反而会有质的提高。刘涛的变化特别明显,感觉比之前心中有东西了。不过,一切有待22号演出检验。

    排练完,富豪饭堂宵夜,今天是我36岁生日,大家祝我快乐,告诫我本命年不许把乐队带坏,我说:要不我退出一年,09年再加入吧。

    我才不怕本命年呢!过年的时候,妈妈早就给我买了红袜子和红内裤,她拿给我的时候得意而神秘地说:红的,还只有妈妈买的才有效。我说:那是肯定的!内裤尚好,袜子上,左边写的是“发”,右边写的是“财”,繁体!我马上想起了韦小宝脚底的“清明”“重阳”。

  • 2008-02-17

    新年后

    回家算是和灾区人民在一起了,感谢上帝,在长沙的这些天,天气一直算不错。但我还是不适应,上床起床都开着空调,而且嗜睡,上午睡到午饭,吃完弹会儿琴,便又睡了。加上在床上看电影读书,我算了一下,回长沙这段时间,床成了我消耗时间最多的所在。 于是颇担心长肉,结果最末两天受了风寒,拉肚子捂汗一天,遂觉得还清了肉债。

    弹琴和读书的状态都可以“奋勇”形容,其乐无穷,效率也高,琴弹的犹如臂膀一般自如。有一晚无法入睡,将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看完一遍。陈是让我仰望的脖子发酸的大师,唯此一位!唯此一位!光仰止是不行的,最近读他的书读出了意思,我好不开心!

    去长沙的飞机上读顾随,回北京的飞机上也读顾随,看他说陶渊明,心为之动,然后回头看了看窗外白云,默默的流泪了。

    我感他的诚恳,感他的纯净和野蛮,君子坦荡荡,感他对渊明穿越时空的心心相印。

    读书读到穿过文字,和作者赤诚相见,有肝胆相照的念头,这是无与伦比的快乐,孤寂,私密,美好,似乎以前只有读薇依的时候有类似的感觉。当然,读薇依是有赞叹而有愧,又有自我清洁的愿望。读顾随则是寻找到先行者埋下的食粮,固然可口和窍要,也证实此行必不虚往。欣欣然走去罢,一句诗“到死誓相寻”,顾随说,做学问,求知的人,要有这样的心。

    所以,我们是一伙的。

    著述卷开篇讲稼轩,说起幼时学语伊始就颂唐五七句以替儿歌,六岁于中夜脱口吟哦诗篇,虽黄口小儿,雍容气势其可想见,我又是羡慕,又是欢喜。

    以往不谏而来者可追,所以,日后我的儿子,定要这样!

  • 2008-01-30

    夜深人静

    球球前些天来家里玩,给我卧室拍了照,贴出来臭美下。

    晚上和祥子聊了聊,又读了一篇很强的文字(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466507/),觉得我读《管锥编》和写关于这些的东西,有点浪费时间。默影同学,你要去看看这篇东西。

    祥子说徐复观“比新儒家更有历史感,比历史学家更有哲学的眼界”,我深以为然。

    前些天在李宗盛那里工作,弹了一下他大力开发研制的lee guitar,琴很一般,但他的琴盒很让我眼馋,有一个真皮的,里面全是羊毛;还有一种看起来非常结实,是压克力的,经拉经拽的样子,我想让他们给我定一个,老佛爷迫不得已向我透露了一个消息:她已经偷偷买了一个这样的琴盒,准备做生日礼物送给我。闻言真是开心死我!终于不用一坐飞机就为托运martin而提心吊胆了。

    听了两天吴极的歌,还是觉得需要再润色,录音太仓促,本来要借把gibson的木琴来录的,结果琴不得闲,只好用自己的martin,录出来声音太过细腻圆润,质感上不是我想要的,有机会重新再录一下。

    介绍《巴黎圣母院》给吴极,自己也听了听,隔了一年不听,再听还是很激动,Danse Mon Esmeralda “为你而死,那死亡并非死亡”,又记起了00年在人民大会堂看得以泪洗面的那个晚上。

  • 2008-01-24

    夜记

    下午练唱歌,练得很得意,揣摩出了一些微妙处,唱的哈哈大笑起来。

    忙活了一天,又到凌晨,要找点东西听,要安静,不要节奏,不要挑逗,最后看到文件夹“胡德夫”,对了,就是他。

    这是一个冷得很奇怪的冬天,据说全国大地都是数十年来难遇的低温,南方的家乡已经因为低温,到处限电和停水……

    而我在这个温暖的屋子里,听胡德夫,窗外黑暗里似乎就有太平洋吹来的风,湿润的,厚厚的风。大武山美丽的妈妈……“你使我的声音更美,心灵更恬静……”

    看了《赎罪》,前半截非常好,叙事和影像的调子都很漂亮到位,后半截似乎在大背景的交代上笔墨太重了,招招落在实处。不节制和无侧重的大段写实平添一份滞重,却带不出来漂泊和感伤,而那正是作品主题最需要的氛围——本来,战争只是反衬过往不谏之痛的副旋律。女主角迷人,优雅而有力。

    《老无所依》金球败给《赎罪》,我颇不以为然。

  • 2008-01-19

    球事

    时光白驹过隙,世事确实如棋。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日前聘请名帅基冈担任球队主教练,十年前他因战绩不佳被俱乐部解雇一幕尚历历在目,风水一转,又回来了。

    十几年前基冈在纽卡斯尔的时候,把该队带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95-96联赛领先曼联12分,不料功亏一篑,让曼联咬紧狂追,遂成就曼联翻盘的史上佳话——这个配角当的甚是苦涩,也颇见纽卡缺乏传统强队底蕴。但是球队以实力和气势横扫英超,无人敢撄其锋,乃见基冈大功。基冈做球员时就是英式传统硬派,做教练也是高举进攻大旗,北方球队比之曼联利物浦本来就更有旧范儿,所以纽队在基冈统领下如鱼得水,基冈遂受尽拥戴。

    进攻打法常常有好看场面,结果却不一定如人意,纽卡不时导演5比1痛宰曼联的大戏,也有0比5输球的惨状。最终俱乐部为了锦标失去耐心,炒了刚烈的基冈。记得当时新闻一则:基冈被撤职之时,众多球迷聚在俱乐部门口抗议,一白发老太潸然泪下云:我做纽卡球迷60年,从未见过如基冈般的好教练,你们不能炒他。英国足球文化之深厚浓烈,可见一斑,直令人动容。

    十年后,基冈又回来了,倘若当年那位奶奶球迷健在,当掬老泪以迎之,若已去世,也当在天堂看纽队微笑了。

    我一直喜欢希勒,后又独钟欧文之球风秀丽,前后两代前锋都落叶于纽卡,乃是我与纽队有缘之根本。基冈上任,我很希望看到他好好整治球队,让欧文能一洗颓势,重现当年禁区风采。

    看了几个电影,《east promise》不如上一部《暴力史》,《老无所依》很不错,叙事让我想起《fargo》。影像和局部的氛围却更让我想到《德州巴黎》,白纱窗帘被风吹起,一片魏斯式的田园风景,阳光却不温暖,泛着淡淡的金属冷光。

    前日大雪下了一天,窗前一边看雪一边练琴,就这样到了天黑。

  • 2008-01-02

    08首博

    新年好!

    所有人都在说日子过得越来越快,我的解释是,寿命越长,每段时间在整个生命里所占的比例就越小,所以每年我们都会觉得时间的速度比以前加快了一点,这是一个错觉,它让很多人感伤——时间换回了什么,还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一年又过去了。

    不抒情了,记记流水账吧。徐复观是一个超级牛的人,是一个大师,读他的《中国人性论史》让我对中国思想史的混沌理解梳理清晰了许多,强烈推荐大家去买他的书,每本书都可以读。

    说说我的“厕所读物”,这个词在我这里,非但不含对作者的不敬,反倒是很高的评价,须知,上厕所那么一小会儿看的书,要有趣味,要在很短时间就能引人入胜,还能让人思考——这不是一般的要求了。前一阵《夜航船》担任了此重任2个月,前几天换成了《麦克卢汉精粹》。

    麦克卢汉,似乎大学的传媒专业是必然要讲他的,但是我一直很好奇不知道广院的老师怎么跟学生说这个人,因为我觉得,能学懂他的人估计不到百分之一。敏锐的洞察和跳跃的思维,再加上艺术史和文化史的深厚功夫,他的话很疯,很果断,也很要时间消化——“洞见”,是真正的智慧,是这个只剩下膝跳反应的麻木时代最缺乏的宝贵东西:在这个被媒体包围的时代,即使不想学习的人,也可以尝试理解一下他的学问,可以缓解焦虑,看明白无穷的变动中包涵的共性,在荒诞的空气里苟延一下理性的残喘。

    上一次骂《投名状》,引起了一些看客的怒目金刚,很遗憾,接下来又要骂人了,《集结号》真是一部响当当的大烂片啊!!与它的弱智相比,相比《投名状》仅仅是平庸和一点点不对劲而已。

    中国导演拍电影,潜意识总是有参照系的,这种参照根源于自信的缺失,想当年《泰坦尼克》出来的时候,冯导就说过“给我两个亿我也能拍”的疯话。较劲!相当的较劲!当然后来冯导没有实施,他这次找的参照物是《拯救大兵瑞恩》。

    对比《瑞恩》和《集结号》,只要说两点,第一,前者以一种正义战争的宏观基调开篇,寥寥几笔但氛围荡气回肠。第二,始终集中于“人道”和“人性”的塑造,抓冲突和共鸣,从而凸显大感动。《集结号》于这二者是完全缺失的:一方面,国共内战在当下这个可以理性反思的时代来看,本不见得那么理直气壮的正义;而编剧又小心翼翼的要绕开主旋律的窠臼,于是弄得大背景很苍白没有感染力。想不落俗套是对的,但那个时代的题材,倘若定要剥离意识形态的元素,还真是无异于阉割。另一方面,《瑞恩》里面从个体入手,士兵的懦弱自私性格种种最终是被人道和正义的大精神洗礼和升华的。而《集结号》始终缺失对于个体人性的描述,只在一种概念化的血气里做笼统文章。所以,谷子地和他的手下既表现不出精神境界的高度,也没有个人情感的细腻之处,整个故事便只能充斥一种匹夫之勇和愣头青式的麻木。

    再说说剧本的运作,《集结号》的编剧是应该大打屁股的,一个多小时和平时期的寻访戏,东拉西扯。抓人的细节却一个没有,你哪怕是设计一张作战地图的线索,也会使整个过程更有故事一些,有情感抒发点一些。真是笨的可以。说到故事内容和结构,《集结号》更接近《漫长的婚约》,以战争为引子,说的是后面的事,关于信任和感情的事。你看看《漫长的婚约》里面那细节,那层次,唉——随便抄点都是一把好素材。记得看《太阳照常升起》,笑姜文的抄,看完《集结号》,回头倒佩服起姜文来,起码他还知道抄什么。比起来《集结号》就真是数学考试带了英语提纲进场了。

    不说这等愚蠢的东西了,《漫长的婚约》真是好电影,导演出身文艺那是真的,但和《天使爱美丽》相比,《漫长的婚约》长进的岂止一星半点,叙事沉稳大气,故事铺陈得很有点大师的样子了,虽然还是绷着小文艺的劲儿,但下的料不多不少,也少了炫技的得瑟做派,内在的张力很充盈。非常喜欢它的结尾,她坐在对面欣慰的看他:一点而透,清风徐来,灵动又厚重,让人心里酸得想哭又不想哭。好的作品,就在这种隔与不隔之间那一丝微妙。

    前天晚上去bank,新年凌晨刚到,被俄罗斯艳舞女郎拖上杆舞台跳了一段,生平第一次,她屁股非常大,且有把子好力气!

  • 2007-12-10

    周记

    积压了很多要写的东西,有的拖着拖着就忘了,有的是还没下决心来写,比如《色戒》的评论。

     《色戒》拿金马奖当然不奇怪,华语电影的烂和华语唱片几句已经并驾齐驱了,看《色戒》的时候,居然会边看边感叹,毕竟,对比姜、张之类,李安还是一个叙事高手,故事讲的流畅——然而,这样的评语算是夸奖吗?只能说,太多“大导演”的水准在及格线以下,遑论那些一般的导演了。P.S.金马奖典礼上,众女星的服装真是一个赛一个难看,一堆烂布头。只有陈冲还看的过去。

    scotty给我们刻了80首funk作品的盘,曲目是他精选出来的,说让我们对funk的节奏、手法有更全面的理解,又给我上了一节声乐课,传给我一套非常新颖的发声练习,我感觉很有帮助。

    我们在一起听音乐讨论的时候,感觉心灵是相通的,而且非常喜悦,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每次课程上完,我们说谢谢,scotty也会说谢谢,他说,感谢你们让我有机会传播音乐。这是结合着对音乐的尊重的诚恳,我明白我们是一路人。

    说起我们乐队的前景,scotty说,你们去美国演出,如果大家只是觉得“这个乐队作为一群中国人玩funk,算是不错了”的话,那就没什么意思,一定要大家忘记你的来历,把你们置于普遍衡量标准之下,还能得出这是一支好乐队。这才行。我们当然需要这样要求。

    上周末大家排“YMCA”,这首歌还真挺土的,我们一直在考虑怎么把它玩的有趣一些,前天凌晨我忽然想出了主意,加了一段说唱,给武悦电话,问能不能请个街舞高手来跳一段,她问为什么,我给她稍稍“说”了一段,她说:oh my god!哈哈哈哈,排练,这段整的非常old school hip hop,就是beastie boys那种范儿(球球,知道你觉得他们吵,但是我们自己过瘾)。

  • 2007-12-04

    正道

    28号演出,效果比我想象的好一点,两个新人,小波才排练了两天,说不担心是骗人的,但是,演出是可以看的,“理想国”的时候,4、5个观众冲到台上跳起舞来,我把和声姑娘们拉到舞台最前面,顿时莺歌燕舞花红柳绿,台上台下疯成一片。这是我们在新愚公移山的第一次演出,演完后,他们马上邀请我们在1月第一个周末再来演!

    小波和刘涛,顶住了很大的压力,当然免不了错误,但亮点是更重要的东西,从整体上来看,the verse在舞台上还是那么完整——一方面是新人努力的做到了一些东西,另外也说明了我们本身运转的整体性不会受到成员更换的影响。两周的时间,我们很担心,也很努力,演出后担心显得不必了,努力得到了回报。

    新歌很棒,开场曲比以前那个更大气,也更直接进入状态,李宇在最开头的几句话很有表演氛围,很娱乐!而“funky stuff”这首歌是一首完整的funk作品,很有发动机的感觉,段落和细节都有很精彩的东西——我很得意。

    当然,脚步不会慢下来,为14号的disco party,我们开始排“Y.M.C.A.”,最新写的一首情歌也玩了一下,很好听……honey frost,can't be touched……梦一样的开始,来,让我们完成它。这首歌是一首绝妙的慢歌,演出后jimmy和几个美国佬七嘴八舌跟我说,觉得我们中间有一段感觉掉下去了。有了这首新歌,就不会了,再见,“双城季节”,你虽然美好,但不是现在the verse要的东西,我们会暂时告别这首老作品了。

    第一张专辑里面,“春天”不演了,“来”也不演了,“双城季节”也不演了,我有时候对大家嚷嚷,说我写一首新的你们就废一首老的,妈的我白干了。其实心里很满足,我们的风格正在这样的更替里更成型和成熟,v funk越来越名副其实。

    前天把嘉里中心的黑老头scotty叫来看我们排练,老头提了很多意见,对于每个位置,对于细节,还有对音乐本质的理解——老外做事的态度是很令人尊敬的,他用mp3录下了排练,说回去好好听,再给我们好的建议!我和小波过两天再去找他学习。

    我们走得很正……

  • 2007-11-20

    读书

    读《西游记》,这书有二十年没读过了,前一阵刚翻完《三国》和《水浒》,觉得《西游》的语言比前两个都鲜活,《水浒》生动则生动,套话俗语居多,显得是拿来的东西,《西游》的语言更考究,有作者的推敲润色,随便一例:“……祖师闻言暗喜道:这等说却是个天地生成的,你起来,走走我看看。猴王纵身跳起,拐呀拐的走了两遍,祖师笑道:你身躯虽是鄙陋,却像个食松果的猢狲……”

    文字的细节活泼,“拐呀拐的”很是元杂剧的调调,用的妥帖,白的来一点也不俗气。文章的大巧在于不着痕迹,吴氏之高明,微处可见一斑。

    又读《清鉴》,明亡清兴,真是个惨烈无比的时代,大忠大贤大奸大恶同聚一堂,读来令人扼腕。明朝之腐败固然积重难返,倘若没有那么多内耗,是不能让满清顺利得国的,不然,看宋金周旋的故事。

    大变动大时代的历史记录,感染力是别的文字不能比拟的,说故事强悍如金庸者,无论是《碧血剑》抑或是《鹿鼎记》,挟家族之恨也描不出明清那股惨烈幽愤之气,于是前者淡如村酿,后者玩的是现代东西,首鼠两端,物是人非。倒是《碧血剑》书后的《袁崇焕评传》,笔力千钧,颇能令人掬出清泪。历史之力量,信哉。

    人们都以为吴三桂是一个大奸雄,其实此人人品猥琐不堪,“冲冠一怒为红颜”被诠释为重情或浪漫,不能说不通,可是之前李自成抓了他爸爸做人质,吴三桂慌了手脚就要投降的,一听陈圆圆被霸占,爸爸和祖国都不要了,立马降清。之后只顾一路追着女人跑,想来也是这世上完全没别的指望了,郭德纲说:上炕认识娘儿们下炕认识鞋。吴三挂算是一个。

    《夜航船》:“杨贵妃浴罢,对镜匀面,裙腰退露一乳,明皇扪弄曰:软温新剥鸡头肉。安禄山在旁曰;润滑犹如塞上酥。”

    这两句话是天下皆知的,但这个情形真是猥琐,看起来是在搞3p的样子。

  • 2007-10-28

    拂晓

    一张可以充分反映我和谐社会的演出照片,感谢朱甲,如此生动的记录了the verse的快乐,也是那一晚疆进酒不插电的快乐见证。

    很久以前我就觉得,最好的音乐有两种:要么真正深入最孤独的内心,于灵魂深处纤毫之间的悸动,可触又不可触,就像miles的小号,孤傲不可及;要么就做到让全体人群狂欢,让爱和身体的本能主宰一切,做欢乐的布施者也是承受者。

    如今the verse就走在后面这条路上,节奏是欢乐之源,大家都要来分一杯甘美的酒。

    而我自己在人群散去之后,终究要去探求前面那条秘密的路。宇宙中必然有一颗星星,等待我的独自触摸。

    近日听bill withers,觉着他真是好!有灵魂!

    有音乐!有音乐!

  • 2007-10-17

    旅程2

    当the verse的成员超过4个以上坐在一起,就会有化学反应产生,各种奇怪的、流氓的、滑稽的对话会缤纷呈现,当成员达到十个以上,那情形就会失控——这种时候,经纪人“老佛爷5”就会痛苦的反省:我怎么会和这样一群疯子混在一起。为此她给the verse取了一个非正式的中文名:“疯逼团”。

     疯逼团的长沙成都之行是美好的,吃美食,奏音乐,调戏别人或者内部互相调戏。演出的时候人们看见我们十几个人挤在台上,相视而笑,颇有感染力。演出之外我们也有一种神奇的气场,每个人都赖兮兮的,说话飘忽且肆无忌惮——成都小酒馆的人慢慢就发现了我们这种特质,我们告诉他们,我们是“疯逼团”,史雷走在街上,和乱起说了起来,他说:其实疯逼团这个“逼”字,似乎对女性不是太尊重。乱起头一歪说:那有什么所谓啊?史雷顿时语塞……,宵夜回去的路上一路大家又high了,互相使拌子,唱流氓歌,史雷送我们到一个路口,敬礼道:再见,匪夷所思的疯逼团!

    火车上姜帆问武悦,王老师到底多大,武悦说他85年的,姜帆吃那一惊:真看不出来!真是长着急了……一座皆喷!从此王老师多了名字,着急,或者直接叫王老急。

    回北京的车上,停靠西安,大鹏买了十个啤酒,这车很人性的在车厢间配有“夜读凳”,我们把夜读凳收集在一起,十几个人站在过道里喝啤酒吃花生米,频频cheers——funk大家庭一片和谐,我们是多么快乐啊。

    演出是很好的,小酒馆挤满300以上的人,我们12个人挤在不到十平方的舞台上,把他们都点燃了。

    蔡师说,可以评为小酒馆最高质量现场演出。

  • 2007-08-22

    哈哈

    反恐第三季开始,添堵的二逼换成了杰克鲍尔女儿的男朋友——真是一个别致的换人……持续的煞有介事让我陷入了严重的审美疲劳。

    prince的《planet earth》不好听。

    尝试用交叉两支mic录立体声,弹吉他唱歌,阿刚和邢瑞都觉得多此一举,用线路同步录吉他就好了。我不,因为这样立体声录,有现场的感觉,更方便练习唱歌。

    前天有待来看排练,又和我们吃饭,来我家聊了很久,对于乐队的发展,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旁观者清,他的看法让我之前的想法变得更加坚定,而且,有些方法是我没有想到的,真是太好了。能认识可以交谈、可以学习的朋友,是非常大的收获。

  • 写短稿子就是爽,800字600元,更爽。写完脑子还活跃着,实在是,唉。

    专场的录音已经在缩混了,听了第一首,比以前的现场录音好多了,还是很鼓舞的。关于专场,还要补充感谢摄影师刘浚,我漏掉了他,该打。

     接下来的两场,北京国际音乐节和迷笛爵士音乐节,第一场是精选的8首歌,第二场会麻烦一些,爵士啊!得有器乐曲子,现有的作品,也要练的更好,我们要对自己的名字负责。键盘!键盘手在哪里呀??

    十月份要出行,长沙成都是定好的目标,我期望成都小酒馆,那里的人们是狂热的,我们这个阵容,太适合给他们爆发了。

    今天有待要来看我们排练,好像要找我谈谈他的一些想法。

    我未能免俗的开始看《反恐24小时》,昏天黑地,2季看完了,觉得杰克包尔的女儿被编剧设计成添堵的2逼,枉了一副性感肉弹胚子。黑人总统道德形象高大得迹近完美,让我想起了丐帮帮主乔峰!剧情紧张是确实,但有些地方的设计明显是故意的拐弯抹角——连续剧这个东西,长度是命门,美国编剧再厉害,该泄的地方,还是泄了。和张芸说起这个,没想到她居然是美剧铁丝,说起来一套套的!

     在家弹一会儿j45,又弹一会儿d41,gibson的声音更开阔,扫起来一股摇滚劲儿,让人想起sheryl crow,martin的声音还是更加细腻和有层次,余味也更堪把玩。有了j45之后,更希望有把尼龙弦啦。

    几把琴琴,满室木头香味,心里欢喜。

  • 2007-07-24

    嘻嘻

    要去岳阳演出啦……

    排练艰苦,新歌很闪光,一首动力十足的跳舞歌曲,我很满意的是,和以前的几首歌相比,它具有更纯的funk味道,间奏部分的管乐旋律很大气,很有70年代的趣味。我渐渐找到编管乐的感觉了。阿刚昨天观摩了排练,觉得管乐声部比以前进步很多,节奏的爆发力体现出来了。和声的节奏也有很大提高。

    周五,乱起婷婷过来,我让她们录了一下和声,初试啼声,没怎么费劲,音色和节奏出来都到位了。排完和声,一干人去mao看了会儿pk14,这乐队是中国目前最好的地下乐队,东西做的很纯,扎实,张力十足。jonny打鼓,中国人学不来。

    最近我们把金潮园当成了食堂,因为,它做的地道广东菜,免费喝乌龙,烤扇贝十元三只,价钱便宜还能打八折,最主要的:离我家5分钟——请问还有哪里比它更适合做我们的食堂?对了,24小时营业!拜拜,鬼街!

    读了一会儿叶嘉莹写王静安,写的挺好,王静安对我脾气,极聪明又极自省的人。

    人看清楚自己是很不容易的,要知道自己属于什么,做自己的本分,才能成就事情。

    比如我,我是擎天柱啊~~~~~~变形!!!

  • 2007-07-16

    排练记

    我是一个把工作留到最后关头做的人。

    前天晚上开始思考昨天的排练,要排什么,忽然对“疯鸟”产生了感觉,晚上有旋律转了很久,昨天中午起来就开始写管乐的谱子,出门喝汤的时候告诉王老师今天排“疯鸟”,王老师一脸错愕。

    效果是非常好的,以前排疯鸟,重也不是轻也不是,设计了管乐的动机,氛围一下子就铺开了,冷冷的弱音器小号开头,很内敛,长号跟着齐奏,吹出来那一刹那我真是很得意!

    我们的大阵容终于找到了排练的方法,我在外面和和声部的故娘们推敲人声,管乐对谱子,里面关伟又设计出来一段很爵士的solo段落,和声走的非常miles,吉他的句子让我想起john scofield,这段solo给了tenor sax,宋涛吹的有感觉极了。

    今天湖南经视和金鹰955来给我们做采访,大家很活跃,说到最喜欢的自己的作品,关伟居然说是昨天排的疯鸟,哈哈哈,可见效果之佳。新歌也尝试了一下,感觉会是另一首力作,我对它的感觉甚至超过“理想国”。

    下周还要抓紧排练,湖南的演出我非常期待。乐队的状态越来越好了,管乐部的人找到了乐趣,和声也越来越主动的尝试编配,我们要各自落位,扎实的做些好东西出来。

  • 2007-07-01

    乔迁自贺

    先骂一句博客中国网,这烂网!

     迁来博客公共汽车啦!自己贺一个。

     昨天演出整体成功局部有瑕疵,现场效果很好,人多,主办方对我团非常期许,日后定有合作机会。

    朋友和歌迷来了不少,王磊第一次看我们大阵容,很兴奋的来后台道贺,留言曰:就是要这么搞!(很像中央某办公室的批示)

    期待下周的party,必将演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