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18

    周二

    今晚查经,以弗所书,林东讲到神性,我哭了。

    散后晶晶来家里坐了会儿,说,喜乐,以前真的不明白什么叫喜乐。如今真是喜乐啊!我深以为然,说到后来,相对无语,一脸傻笑。

    我们是幸福的鼓浪屿人。

  • http://www.douban.com/note/96680082/

     

    所谓敏感词,我已经很注意,一再发不出来,博客大巴,可耻!

  • 为了吸引人follow,而在短短一百来字的篇幅里,不得不尽量出语惊人,甚或危言耸听,这非我的风格。逞一时之快本来就是幼稚的行为,加上无聊的虚荣心,则更猥琐。

    为了方便,可以随时传递信息,但我觉得我对信息的依赖没有到这个程度,也没有倾诉狂。思维活动之水准并不在于时时向大众汇报,思考本身,需要更多的时候酝酿和梳理。

    因为被墙,因为很多“精英”聚在一起,隐隐有身份不一般的感觉,这种附加值尤为我所憎恶。

    这种快餐式的文字游戏,会让很多本来就无法深入思考的人完全缴械,当个人正常的连贯的思考和表述让位于只争朝夕的争奇斗艳,产出物的质量只会与数量成反比。

    中国人本身逻辑最差,经验式的、语录式的东西历来不少见,又赶上一个思想极混乱极盲目的时代,机锋、俏皮、文字游戏,于人于己,都不是什么有营养的东西。

    所以,我绝对不会写微博。

     

  • 2010-07-01

    鼓浪屿第二记

    昨天和岛民詹朝霞姑娘、萧春雷老师坐在靠近日光岩的琴海庄园喝茶。琴海庄园在一个山顶,两面能看见海景,我们泡茶,先后有蝴蝶、蜜蜂(不是马蜂)、蚊子、苍蝇来缭绕于我,我很欢喜看见蝴蝶和蜜蜂,后来打死蚊子十余只,我的腿,已经花斑豹。

    今天和戈子坐船到市里,他说要送我一双拖鞋,就是那种最古早的,平底人字夹脚,我脚上这双也是人字,但造型太时尚,不是本地人风格。

    到了轮渡对面的市场,他找到一档鞋店,然后跟人一顿扯,表明本地身份云云,最后还是要15,我挑了一双绿色的,很是抢眼,当场穿上之后,我便学了用闽南语说“我是本地人!”很是拉风。

    戈子说:好了,你有一双拖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的原诗在九十年代除了若干大学生,无人能识,到00年左右成了文艺青年必读,后来更进了中学课本。但是,时代真是很大的玩笑,假设海子活在当下,他敢说“我有一所房子”么?你怕是疯了吧,海子!以如今的国情,你写一万年诗也没法有一所房子让你面朝大海的。

    海子那个时代,房子还是分的,有一所房子对于人不具备附加值,诗人可以拿房子抒情。2010年,房子不能入诗;当然,骑马和劈柴在鼓浪屿也是不必的,我们得说:拉平板车,兑椰子汁和橙汁。今日戈子送我一双拖鞋,于是我就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了。

    又去了曾厝安村口,吃了榕树下的沙茶面,又游泳,今天阳光像3000年前那么好,高潮的时候,浪很大,我、邵老师、戈子一字排开,叉开腿坐在沙滩,让浪一次次的冲刷过来,也不说话,惬意到极致。

    假如你想要宽阔的海景,你可以坐在沙滩上,假如你有了360度的海景,你就是一座孤岛。我胡思乱想,看看左边的戈子,看看右边的邵老师,很快乐。

    昨晚在曾厝垵村里走,看见一个黑人从岔路上拐过来,迎面有个顶着一对朝天辫的小丫头站在路上,手一指黑人兄弟,哇——呜的大叫起来,我和邵老师一路笑到村口!

  • 黄勃音乐讲座:关于现代音乐的源流类型/黑人音乐及其影响浅析

    时间:周六,1月30日下午14:30——16:30

    地点: 北京 朝阳区 世貿天階北街時尚大廈二層L214 時尚廊 
    自从20世纪以来,现代音乐以其与古典音乐截然不同的风貌出现,以其丰富、瑰丽的色彩风靡世界,随着录音技术和唱片工业的形成,以爵士乐、蓝调音乐为基础的现代流行音乐,成为了全球音乐消费的主流。中国接触现代音乐时间短,程度浅,缺乏系统的了解,尤其在音乐教育上,缺乏对现代音乐的系统普及,从大众到乐评人乃至音乐从业人士,在对现代音乐的理解上都处于比较混乱的状态。

    此次讲座,黄勃将广泛阐述现代音乐的本质特点,以及类型分析,黑人音乐的源流及其对于现代音乐的决定性影响,现代流行乐的脉络及现状。并辅以音乐欣赏和讨论,热爱音乐、希望更加了解现代音乐的朋友们,请不要错过学习与交流的机会。

    ————————————————————

    最近吉他很有进步,录音的时候感觉到,味道醇厚,情绪和干净都能兼顾,颇欣慰。

    继续读《重负与神恩》,这些天读得很吃力,很多地方看不懂,倒是好事,因为肯定是要前进了。

    “一位受人爱戴者让人失望。我写信给他,他不可能不回答我,说出我以他的名义对自己所说的话。

    人所欠我们的是我们想象他们会给予我们的东。把这笔债交还给他们。

    承认他们有别于我们想象中的造物,这就是仿效上帝的弃绝。

    我也一样,我不同于我自己所设想的那样,了解这一点,就是赎罪。”

    最后一句话,是惊人的智慧,和冷静,我完全折服!

    “即使这座巨大的工厂能带来不可思议的奇迹,只要以孩童的一滴眼泪为代价,我也会拒绝。”——这句话,送给《十月围城》的导演陈可辛,在这个价值观觉醒的年代,拍摄这样的革命,只能说,他麻木,加上吃了没文化的亏。

     

  •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star=1&replyid=1844902&id=3214460&skin=0&page=1

    「以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
    无论高墙是多么正确,鸡蛋是多么地错误,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
    谁是谁非,自有他人、时间、历史来定论。但若小说家无论何种原因,写出站在高墙这方的作品,这作品岂有任何价值可言?————村上春树在2009年2月25日获颁耶路撒冷文学奖时的获奖辞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

    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

    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作的尽都顺利。

    恶人并不是这样/乃像糠秕被风吹散。

    因此当审判的时候,恶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义人的会中也是如此。

    因为耶和华知道义人的道路/恶人的道路却必灭亡。——《圣经·诗篇1-6》

  • 2009-12-21

    散论

    传道书:“因为多有智慧,就多有忧愁;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愁。”薇依又说:任何知识,如果不能使我们更接近上帝,那是无益的。

    最近忙,很久不动笔写博了,其实可记的事很多,演出,做音乐,读书心得,读后感,但就是不想随便动笔,比如《无耻混蛋》这样的史诗大片,不炮制一篇专门的评论,是对不起昆汀他老人家的,大家拭目以待吧。

    对照昆汀的出神入化,是杜琪峰的每况愈下,昨天看了《复仇》,忍不住破口大骂!这故事连该死的大陆小文艺导演都不如,从头到尾靠黄秋生一伙摆造型拖时间,截取画面的话,会让人以为是I.T.的秋季男装手册。

    昨天,第一次和众乐手一起做了个人的作品演出,感觉很好,夏天的打击乐非常精彩,齐叔拿了小sax,其感性和风骚,众人皆是见证,小韩的吉他找到了一些音乐,总之这一晚我很开心,诸多作品从未让别人加入,这样添上美丽的色彩,我自己很心痒,要继续完善下去。这一场,在江湖的音响条件下我能唱得还比较出彩,足堪自慰。

    零下九度,看着窗外冻结的空气,我心里又开始想念厦门的海滩,今天下午,我干脆直接梦见,登上一座小山,远眺环岛路……我已病入膏肓了。

    读书:《中国古代美术和建筑的“纪念碑性”》,巫鸿这个人,企图建立宏大叙述,但是有点像鸠摩智,招数看似像样,内力实则运使不得法。借着西方的概念来套,做法可以理解,但无法自圆其说,中国古代美术的体系,不是这样建立的,因为前一阵我有些关于古代美术史的想法,又找不到更深层的分析,我才找他的书来作他山石,不料两手空空而归。

    《博尔赫斯谈艺录》,又读这个,是因为《无耻混蛋》让我想起了博老。回到昆汀,能够把电影、也把自己随意置于叙述框架之内或之外,解构叙述与叙述者,进而提出对电影本体的反思,操作游刃有余,这样的导演,昆汀是平生仅见。《无耻混蛋》是电影史上的杰作,昆汀是导演中的stanley jordan,他这一身武功,前无古人,也没必要有来者,cheers!

  • 2009-11-12

    感想

    这几天白天都在听ray charles,今晚属于otis redding,凌晨的时候令人迷醉。

    16年前听black crowes,喜欢“hard to handle”,后来才知道是翻唱的otis,再后来,才体味出Robinson哥俩的嗓音和吉他恨不得被otis附体的那种爱,今晚,觉得otis真的是世间最醇厚的酒,不对,是酒引子……甚至都不能直接去喝它,拿他兑水就能出美酒了。

    warm,并非是拿来取悦人的甜美,而是天然的温暖,这是一种内在的品质,高尚的人才会拥有……

    26岁的otis飞机失事而亡,40多年后,我仍然在这里感叹,这是多么令人痛惜的损失呢。

  • 2009-09-22

    无间道

    不打算去看《见过大爷》,网上看了会儿各种评价,还是有发现的,一些台词,倘若虚掉人物,就很有趣:

    反对一党专政,要民主政府
    中国人打中国人,这事我不干。
    黑暗啊,不打灯笼,我找不着道了。

    腐败已经到了骨头里,反,是亡党。不反,是亡国。难啊。
    一定要把土地分到人民手里去 

    你们这些搞一党专政的家伙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谁在屯积居奇哄抬物价,打苍蝇容易,打老虎难。 

    反腐败,可有的就是官员自己啊,政府推行起来很难。
    是国民党自己打败了自己。

    看官,是不是有点时空恍惚了??谁说韩三平不会拍电影?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在借古讽今?看看这些台词,我分明嗅到了一丝无间的味道……

  • 2009-09-09

    书和电影

    “我若有……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哥林多前书,13,2)

    “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于我无益”(哥林多前书,13,3)

    东西方教会的分野……罗马的秩序、扩张、形态完善的实践性——外化于教条和道德,世俗化的畸形……拜占庭的因循、冥想的神秘主义——呆板、无现时性,对外的孤立、软弱。二者都是缺乏聆听,缺乏“爱”的根源。

    看塔尔科夫斯基《nostalgia》,不喜欢,有深的东西值得挖掘,但是就是不喜欢,他说:“基督精神和电影具有同一性,电影可说是二十世纪的教堂。”……还有:“人间的罪恶越多,创作的根据就越充分。”这两句话,可以窥见他的强力,和偏执,俄罗斯人!

    网上翻翻一些关于他的文字,文青式抒情泛滥,甚或放肆过度诠释,瞎起哄的占绝大多数——章明或崔子恩这样的“专业”人士,其实是文青头领,闭眼抒情的功力是多年浸淫的,看得我头晕眼花。……其实,信仰+俄罗斯人,够分析半天了,大家都摸不着北。俄罗斯,太有趣了!!!

    我要想想怎么理解,看了一下他写的诗,诗写的很一般。电影也不是很诗意啊。

    《第九区》,作为一个寓言,它经受不住小朋友们问:为什么呢?那么,就看看场面好啦……纪录片的形式感玩得有点刻意,尤其结尾,简直无语了……某君说:通俗易懂,意味深长。依我看,前者固然,后者未必。

  • “舌灿莲花”,乃是源自《高僧传》的说法,本来是说佛图澄面对盛水的钵盂持咒,水上竟然盛开青莲花。后来这句话拿来形容说话演讲的文采斐然,令人心动。

     

    和这个“舌”的高妙相对应,志怪版本的舌则奇趣得多,《太平广记》卷第一百九、报应八、法华经里面,收集了舌头的传说。

     

    齐武帝时候,东山人挖土挖出来一个东西,像两片嘴唇,中间有舌头,皇帝到处问人,有沙门和尚说,这是念法华经之人不坏的躯体,对着它念一千遍法华经,就会有征兆应验。于是找了和尚来念,刚一念,那个唇舌居然就跟着动了起来,大家都毛骨悚然,最后,皇帝找了个石盒,把这宝贝给埋起来了。

     

    这却不是舌头传说的孤本,同出自《法苑珠林》里的故事,齐末释志湛也是一个高僧,坐化之后葬在山中,后来挖开看看,全身都腐烂了,只有舌头保鲜完好。这个故事性质和上面的一样,但是会令人想想别的,为什么好好一高僧埋都埋了,又要去挖起来看看?

     

    此外还有两例,也是和尚在世的时候“恒诵法华”,死后就“余骸并枯,惟舌不朽”。从这些事我们可以总结出,“舌”在人活着的时候既然可以灿出莲花,那么死后它自然会享受到保鲜的待遇,其诀窍是必须念法华经,我不知道印度佛教里有没有类似的故事,心中总是觉得这舌头的不朽,和佛家讲究精神不重皮相的宗旨不大对味儿。

     

    有关《法华经》的故事,常常和老虎联系,要不就是念经的时候,常有老虎来听讲,比如“沙门静生”,要不就是坐禅的时候有老虎伏于室内(释弘明)。

     

    当然,最漂亮的故事是这个:唐润州摄山栖霞寺的释智聪,战乱时躲在江荻中,诵法华经,七天没有吃饭了。总有老虎在边上逡巡,他便对老虎说:“我活不久了,你可以把我吃了。”虎也就说话了:“开天地以来,都没这个道理。”此时,忽然出现了一个老翁,要渡船载他回栖霞寺,旁边四只老虎就都流泪了,智聪说,这老虎和我有缘啊,带着一起走吧。过了河,老翁倏忽不见,智聪就回了栖霞寺,带了很多徒弟,自己是从不出寺门,外面有事情找他,都是派一只老虎进寺,对着他叫。

     

    这故事奇幻得紧。佛教的传说里,很多拿动物说事的,有的非常感人,都是说法华经,老虎的事儿,就比舌头的要可爱得多。舌头第一时间会总让我想起《爱登士家庭》里那只手,或者滚石乐队的大标志。倘若想具体了,肉乎乎的还真有点“见者毛竖”。

  • 最近给《东莞时报》写一个好玩的专栏,名字叫“古镜记”,讲些古时候的小鬼故事,加以评说,选贴一篇,一笑。

    秦为引子

    《桃花源记》,是国人耳熟能详的文章,人们向往桃花源式的田园美丽,也倾慕陶令特立的风骨。然而人们不太注意的是,故事中桃花源“原住民”的来历,乃是秦时避战祸至此,山中定居,这才“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陈寅恪先生曾经考证过东晋因避战乱乔迁的人群,是桃花源记故事的原始材料。传说不托当世,既然秦朝以暴政、乱世闻名于历史的长河,那么许多归隐山林与世隔绝的的传说都假托秦朝而起,也就常见不过了。

    《子不语》里面有关秦朝的故事是最好玩的,乡间有长毛野人,不时从山林间奇袭村庄,久之村民找到良方,只要敲打铁器,高喊“筑长城、筑长城”,长毛野人就会大惊而退——这帮野人就是秦朝遗民后代,因为祖上被抓筑长城,逃跑至山林,逐渐退化为野人,显然,关于筑长城的记忆是无比惨痛和深刻的,累世传下来,落下这么一病根,且被乡民利用作为把柄,也算是整个族群的弱点了。

    秦时因了战乱走避的,显然不止劳苦大众,《太平广记》卷第五十九有两则故事,“毛女”和“秦宫人”,都是秦朝宫女,和底层躲避秦朝暴政不同,她们是因为秦末“关东贼至,秦王出降”,作鸟兽散,一入华阴山,一入终南山,请注意,此二山不像长毛野人出没的那种小破山,而是大有道家仙气之所在,于是她们显而易见的遇见道士,教她们吃的东西也不稀奇:“食松叶”,从此身轻如燕,毛女活到西汉时被人发现,一百七十多岁。秦宫人惨些,汉成帝时候被猎人发现(大约100多岁),猎人好心办坏事,把这半仙儿接下山去,饲之五谷,一开始吃什么吐什么,后来就越吃越香了。不想过了一年多,半仙渐渐变老,终于死掉。《抱朴子》说到这事,结尾不无惋惜:假如猎人不多此一举,奶奶早就成仙了……唉。

    这么多故事拿秦朝做背景,还算是人间。同为《太平广记》卷第五十九的“梁玉清”就更拍案惊奇了:梁玉清和卫承庄是织女的侍女,太白星趁秦灭六国的天下乱劲,偷了这俩姑娘躲到山里乱搞!被天帝捉了回去,玉清被贬于北斗下,她儿子给河伯当了女婿,每次行雨,一到当年母亲被太白金星藏匿的山洞,就很羞愧的打道回府了——儿子很有道德观,这地界却因此非常干旱,太白星造的孽啊!

    这真是很猥琐又搞笑的一个神仙故事,居然也是因秦朝而起的,趁火打劫的鼠辈行径,原非人间专有,再重重的叹一声:唉!

  • 清明节的凌晨,看了《入殓师》,巧合。

    大约20多年前,初中的时候写过一篇作文,大约是讲彼时丧葬的陋习如何可笑而繁琐,约有云看破生死的意思——少年懵懂,大言不惭,还用了陶令“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的句子以充门脸,当时被拿来当着全班朗读,算是很倜傥的作文。

    今天看这电影,心头勾起了“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这两句诗,死亡于我,一直是一个无法直面的命题,《入殓师》看完,却让我的思绪宁静而辽阔。诚恳!诚恳!诚恳的态度让本质水落石出,此外其实真的不必做什么,一切自然都在自己应该的位置上。海子说“我把石头还给石头,让胜利的胜利”,是的,然而,甚至,不用你还,它自己在那里,《入殓师》里面,没有“我”,这是最动人之处。

    薇依说,我愿意这个世界的美丽,是在我不在场的时候发生的,当我安静的消失的时候,一切自然最美丽的,会自行呼吸、互相沟通。而我的出现会玷污那美丽……这是弃绝自身的纯粹,令人灵魂颤抖的纯粹,《入殓师》几乎拥有这种纯粹。

    前些天是海子的忌日,我没有写什么,因为现在确实不再停留在那个层面上,自负而狂暴的诗人啊,你有力量和爱,却没有胸怀……

    还是再朗诵一遍伟大的废名吧:



    我立在池岸
    望那一朵好花
    亭亭玉立
    出水妙善,
    “我将永不爱海了!”
    荷花微笑道:
    “善男子,
    花将长在你的海里。”

    清明了,春暖花开,博大的生命美丽。

     

  • 2009-03-18

    诗书

    在五道口光合作用等皮皮,本来是觉得这家书店驳杂而混乱,不值得一看,纯当走马观花消磨时间,踱步经过“外国诗歌散文”专柜,却赫然发现一本《塞尔彭自然史》摆在架上。

    大喜!这书前几年读得很畅快,乃常备床头书之一,后来把自己的送了人——宝剑赠烈士,我总喜欢热血一上涌,就把手头的好书送人,回头再买,但回头难免时有失手,某些书从此绝迹。《塞尔彭自然史》就属于久觅不得的那种,不料今天却在这里遇到,可见真是有书缘。暗暗高兴的同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以前那本送给了谁,不管谁,希望受书者好好读它。

    末班地铁回家的路上,车厢空空荡荡,正好翻书,语言干净,文风淳朴雅致,读起来真是清新解乏,18世纪乡绅宁静致远的生活,透彻得如同雨后绿叶上的水珠,叫人心中一万个的艳羡。一边看一边忍不住哼歌儿,意识不到哼的是jackson5的“i'll be there”,呵呵,就是,我想在那儿。读译著,最是难得这般通透,著者高妙,译者心灵而手巧,到读者心领神会,曲径通幽,这三点一线才完全入了巷,真是造化!

    前些天和外语学院周老师讨论惠特曼的一句诗如何翻译:“the known universe has one complete lover that is the greatest poet。”本来翻成“最伟大的诗人,是已知世界完美的爱人。”但我觉得这句里面“one complete”有潜在的“唯一”的词义,斟酌再三,翻译如下:“最伟大的诗人,正是已知世界那位完美的爱人。”中文“那位”,在这里也是具有潜在的“唯一”的指涉作用,这么翻,我觉得既不刻意,又妥帖。

  • 2009-02-07

    过年记一

    大年29中午回到长沙。下午四点就接到电话,五点半,集合,昭山吃鱼去。

    昭山地处长沙湘潭之间,离城越30公里,我们驱车边走,也不知道那边是个什么情形,带路的梁老板已经早出城了,在路上等我们。

    终于在路上看到了梁老板的车,从一个歪歪斜斜的木头牌坊开车离开公路,开过一片坑坑洼洼的荒地,走上一条仅有一车宽度的土路,这路沿着湘江一路向南,两边是黑乎乎的房子,不知就里的开了一里多地,前面出现灯火,就是我们这次的目的地了。

    这是一户渔民之家,很难说是餐厅,我们进了一座木楼,前廊有窗有地板,正对着北去湘江,河对面是不高的山丘,太阳刚刚下去,天空还有一点紫里透红,不一会儿就黑下去了,日暮而苍山渐远。梁老板抱怨我们动作太慢,以至于没有看到江上日落。

    说完话他就跟着老板去河边取鱼,据说这里的鱼都是头天晚上河里捕捞,养一天后飨客,客人得先打电话预定,倘若鱼没有,也就不用白跑了!不多时老板拎着两个鱼篓上来,称得十斤鳜鱼,不等吩咐就自下厨做去了,我们这边十几人围着一个大火盆,在门廊里烤火取暖,有人把大段木头只顾添进去,端的烧得好一盆大火。

    主人家做饭手脚真快,半小时不到,堂屋里就摆开了酒席,两大锅水煮鳜鱼,另有两条少见大的红烧刁子鱼,爆炒螺蛳,老姜仔鸡,红烧肉,腊肉,芹菜,石灰水蒸蛋,主人又拿来一瓶自酿的白酒,菜香酒香一飘,顿时大伙都high了。我尝了一口那酒,甘冽淳厚,清香透彻!极衬菜肴的鲜美。

    边吃边聊天,旁边老主人站着微笑看我们吃,于是和他攀谈起来。说起来大好的故事:这家人祖上江西人氏,抗战时一路流浪到了昭山,湘江在这里正拐了一个弯,江湾处水急,鱼多,于是就在这里安居下来,久之,聚住了十来户人,打渔为生,老人生了七个儿女,先后到了湘潭城市里工作。几十年后,退休的退休,下岗的下岗,干脆兄弟7个都回到昭山,就在这老屋里开始经营餐馆,卖的都是河里的鱼,养的鸡鸭,种的菜蔬,做了六年,以味道的新鲜名声大噪。老父亲80多岁了,身体健旺,兄弟几个边料理饭菜,边陪老人在后屋打麻将呢。七个姊妹也就这么住在一起,融融泄泄,满堂的天伦之乐。这是年前他们最后一晚生意,明天就要全家过年啦。

    和我们说话的老人乃是60岁的长子,我们问他能不能卖点好的芹菜什么给我们带回去,老人颇有品牌意识,说他们家的菜概不外卖。饭后到门廊里,看见地上放着两棵新拔下来的萝卜,带着清清露珠,主人家见我们喜欢,立刻拿去削了一堆出来,烤着火盆,我们甜甜的吃了一回,回头看时,屋里已经有两个哥们被渔家自酿的白酒灌得薰薰大醉了。

    出门回城,抬头见满天星斗,真是久违啊!江上微风,偶有渔火一闪,心旷神怡。这样风致的渔家夜晚,这样鲜美的年饭,淳厚的人家,真是完美得不得了。我们和主人约好,以后每年的大年29我们都要来这里吃饭!

    城市里人情日益淡薄,人说过年的味道也是越来越稀了,这一年29,我们却在渔家过的温暖之极,盼有雪,盼岁月回头,盼我们天真的还能感受这么好的围炉过年的光景。

  • 2009-01-14

    好消息

    http://www.douban.com/artist/vfunk/

    在豆瓣开了一个空间,把自己的作品小样放在上面了,算比较全的曲目啦,欢迎大家试听。

  • 2008-12-20

    思维很琐碎

    给《丑女无敌》第二部写歌,据说第一部的歌市场反应很不错,前阵去了第二部的片场看了两眼,请了香港导演,看起来比第一部靠谱些。这两晚花了几个小时,搞了一首颇有旧上海味道的东西出来。……最近写流行歌有几分信手拈来的感觉。

    为24号的演出借了一把手工琴,艾德吉他的人自己做的,款式是strato,因为是做一把出来扬名立万的,所以不惜工本,用料豪华,虎皮枫木之类,手感很不错,声音也好,这几天在家,练的很疯!我还是很喜欢弹琴的。

    昨天坐地铁,先是有两个聋哑人,一人一顺边儿,地毯式推销“工艺品” ,我正在发短信,一个木雕小童子就呈现我眼前,我摆摆手,继续发短信,干脆,挡住我手机,都快杵我眼睛了,我怔住了,如此“倚残卖残”有点儿过分,翻兜翻出五块钱给了他,示意那工艺品千万别给我!实在是丑的太不像样。刚过去没多久,隔壁车厢飘来一阵歌声,啊……一位拄双拐的大伯牵着一盲人大妈蹒跚而至,放歌的正是这位大妈,我只好又去翻兜,这次只有1块了!暗暗后悔,应该给哑巴一块,给这俩5块的!操!算了!到面前赶紧给了钱,那歌唱的是走江湖的人最爱的“……亲爱的妈妈”,听得我心里一阵阵发紧,和阿城一样,我也是最见不得盲人乞讨。又想起前一阵坐地铁看见的一个标语:联合起来,抵制地铁卖唱乞讨等行为!诚然,这种行为谁也不喜欢,但看这标语恶狠狠的语气,还是有点心寒……不至于啊,太不至于。

    这种标语无情的虚张声势,另一些标语就是苦苦哀求了,比如家乐福的“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独!”,人在屋檐下,真是苦涩极了。去吉野家吃牛肉饭,也有小发现,他家原来在文案中骄傲的诉说品牌历史,如今,那些与日本相关的牵连却倏忽不见,堂堂正正的号称自己是一家“中国人自己经营的企业”,并且“来自香港”,看得我真是摇头闷笑!

    读薇依的《扎根》,啊,好书好书!太适合我了!回头抄几段给大家共享!

  • 听说的故事,某女士携外国丈夫看《梅兰芳》,看完对话,

    夫:亲爱的,谁是梅兰芳啊。

    妻:@#¥%&……黎明啊。

    夫:……

    妻:你觉得这电影怎么样?

    夫:是我没看懂,还是这电影什么都没说?(转身看见旁边一呼呼大睡的老太太)哦,可能是他什么都没说。

    妻:……嗯,好吧。

    夫:(沉思良久)梅兰芳是干什么的呀。

    妻:唱戏的啊。

    夫:我没看见黎明唱戏啊。

    妻:替身唱的……

    夫:为什么?

    妻:他不会啊

    夫:那为什么他演梅兰芳?

    妻:……

    夫:亲爱的,那**和**还说要看这个电影呢,你叫他们用这些钱去7-11花吧。

    妻:好好好

    夫:亲爱的,……我们以后不看中国电影好么?

    妻:好好好。

  • 2008-12-04

    书记

    很久没有买书了。皮皮送我一张中关村图书大厦的卡,里面还有900余元,于是前去血拼,走入书店大门,依稀觉得嗖嗖杀气从我们脖子后面直冲店内,大有血洗书店的气势。

    书店的规矩是,用卡,就不能参与全场8折的牙祭,管他!先血洗哲学和历史柜,然后再去文学柜,看看书的价钱,顿时觉得气焰低落了很多,如今的书真是贵啊,首先觉得《外国哲学大辞典》要来一本,接着搞了一本《论语彚校集释》,分别是180和160,等等!按照这个速率,900多真不经花,于是调整心态,慢慢找,慢慢筛,得书如下:

    《外国哲学大辞典》、《论语彚校集释》(这本新出的书有旧版都没有的伯希和斯坦因敦煌写本的补充,相当牛逼!)、《太平广记》(这真是欠了太久的书啊!)、《神道人心(唐宋之际敦煌民间宗教社会史研究)》、《伯希和敦煌石窟笔记》、《萨义德》、《希腊化时期的犹太人》、《香椿树街的故事》(重温一下年轻时候喜欢的苏童),本来还拿了一本董桥《风景》,一本林语堂,不料算账之下已经超出,遂放弃,董桥那本小口袋硬皮装,要39,性价比不高。

    洛阳纸贵啊!将近1000元就搞了点这个,血洗?很傻很天真!我觉得就算给我个八千一万,我也能随便在书店里花完。当然,有些大部头的书,还真是得等某天发了横财才有胆气买……回想起上周瞻仰了一下清华老图书馆,长形的大厅四壁,整面墙高的书柜,全是各种版本的四库,雍容!当然,中间的敞开书架就有点良莠不齐甚至有辱斯文了。

    年底总是要低调和整理的日子,旧的要完结,新的要展开,我先得自己反省和思考一阵子,左右天冷,窝家里读书吧。今晚零下7度,我的心尚拥着一丝温暖。

    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勉之。

    看了一个颁奖礼上,老年的ella出来发言,瘦的很不成形,精神矍铄,言谈潇洒,举着麦克风敲打着讲台就唱了一段,很多人坐在下面抹眼泪,我一边看,也一边抹眼泪……

  • 2008-11-27

    长沙

    在长沙打出租车,司机歪叼着烟问:去哪里。然后吞云吐雾,抽完一根,潇洒的开窗扔了烟头,兜里掏出一纸包,悉悉索索的掣出一枚槟榔丢进嘴里,空纸包扔出车窗,biadabiada的使劲儿嚼槟榔……我那叫一个肝儿颤啊!!不一会儿槟榔嚼差不多了,运足一口气吐出窗外,顺手又一支烟擒在了手中。我心中默默的呼喊:天啊!怎么还不到地儿!

    长沙的司机开车超级猛,红灯转绿灯的时候,群车逐鹿的壮烈很像f1的起步。我有过大白天在主路上逆行的打车经历。但神奇的是,这里的交通事故并不见得比北京多。话说回来,一物降一物,剧组的司机和我说开车去小地方的故事,有一次组里的电瓶车在乡下压死了一条狗,结果全村的人出来了,索赔1500,理由如下:该狗乃是从小看门的,有深厚感情,且身为母狗,刚下了八只狗崽子,母狗一死,狗崽子注定全军覆没,所以,1500算是九条狗的钱……在群众的包围圈里,司机只好认命。

    吃了两斤半的姜辣蛇,还是很神奇的好吃。

  • 2008-08-23

    桌面圆珠笔画

    哈哈,全貌

  • 2008-08-06

    midsummer night

    那人问我,你能一天不唱歌么,一句都不唱。

    不用想,那是不可能的。可以一天不说话,但是不可能不唱歌,唱歌像自己的思维,无意识的就出来了,可以是一个没有对象的动作。所以,聆听就是旁观了一种思考,这种唱越是不假思索,思维就越纯粹。

    觉得唱歌的亲切,犹如对某物的思念,犹如苦行,但是又是最自然不过的。音乐其实一点也不感官,有时候我能感受到那种纯粹的虚空,远离身体。没有现实,死在音乐里多好,一种认定,一种想念。

    写一个系列的纯音乐,chapter1叫做“sweet dream”,chapter2正在进行中,这个夏天我总是想起《仲夏夜之梦》,某个晚上走在某个小区里,忽然,恍惚就听见了竖笛,空气里全是百合花的香味……湿润的,饱满的……beautiful dreamer wake up to me,全然美丽,绝无瑕疵。

    “sweet dream”的中部有一段长笛太感伤,还要再展开一些,回旋起来,接圆舞曲。

  • 2008-07-11

    哈哈

    沃特豪斯,水妖回到树林里去

    昨天过完一天,去邢瑞家吃了两碗他做的牛肉饭,比吉野家的好吃……我快乐死了。

  • 2008-06-24

    每天都有所得

    听了一晚上音乐,从dee dee bridgewater开始。这个女人真是越听越好,很多时候很像ella,浑然的一种质朴。现场唱sex machine,很好玩儿。

    听了会儿ray charles,又听rahsaan patterson,van hunt,最后听otis redding,以前忽略了他,他非常好。

    挖出otis来听,是因为发现了一个很牛的博客,听音乐听得非常深入,专注而热烈,soul和funk,那上面提到的都是一些令我兴奋的名字,还有一些我完全不知道的,写音乐也很有见识,我很认同。于是找人聊天,更吃惊的是,博主是一个不到23的小姑娘,http://www.bulaoge.com/?afrothinda,于是海聊了一阵音乐,邀请她去看我们现场。中国喜欢这些东西的人还是有的,只是互相不知道罢了,我们能尽量的发现这些人群,一起来壮大我们热爱的音乐。

    最近创作的感觉越来越多了,但是还是不急,不去挤压,让它全部自然的出来才是最好的。

    祥子前一阵介绍闻一多,读了一篇《宫体诗的自赎》http://landlord.blogdriver.com/landlord/385535.html,非常喜欢,很干净漂亮的文字,这文字就是放在今天都是高级的,何况是三十年代。于是在孔夫子上订了一本他的《唐诗杂论》,昨天书到了,薄薄的一册,读了几页,这书太合适出门旅行的时候看了!文字又爽朗又值得反复咂摸,去哪里都可以带着。

  • 兄弟姊妹们,请为近来遭受灾难的人同心祷告,愿死去的人得安息,幸存的人得救治,家园得重建,阿门!

    时间:5月14日晚8:30
      
    参演乐队:the verse,沙子,randomeke,IC Girlband
      
    门票:50元,所有门票将全部捐给受灾地区
      
    面对一场灾难,能做什么?所有人都有本能反应,我们的本能反应是音乐。
      
    我们可以坐在家里个人捐款,更可以聚在一起,为人民祈福,音乐给我们凝聚力,音乐传达坚强和勇敢的信号,音乐鼓舞人心。
      
    看我们的方式,大家都来吧。

  • 2008-04-30

    随感

    前几天又去逛了一下十九世纪油画展,在拉斐尔前派的作品面前流连,忽然想到《指环王》的作者托尔金。托尔金指环世界的创造根植于广泛而厚实的欧陆古典文化以及英国古代传说,魔多的意象受到弥尔顿《失乐园》的影响,而亚瑟王的故事以及尼伯龙根传奇也是他灵感之源,19世纪开始风行的象征主义手法比比皆是。此外,精灵族的设计一向被人们看做希腊文化的映射,但我一直觉得,瑞温德尔夕阳余晖下的瑰丽,静默中一丝腐朽和哀伤的气息,更接近拉斐尔前派式的审美——托氏通晓希腊文和拉丁文,但那种对“精灵时代”一去不返的感伤,弥漫英国式古典风气,对细节的迷恋也像——我没有读过《指环王》的原文,但是就《指环王》电影里引用的一些原著的诗篇及对白来看,我会联想到叶芝,以及米勒和罗赛蒂作品画面上那种绵密的忧伤。在他的虚幻世界的另一侧,刚铎白城的气质则令人联想到晚期的君士坦丁堡,出于正义的宏旨,王权在故事结尾被延续,而从虚无的内核观看,精灵的文明飘向了海外仙山。记得结尾那首歌么,annie lennox,哀而不伤的高亢。

    之所以喜欢电影《指环王》,也正是因为有一群狂热而艺术史功底深厚的创作人员,本身是托氏书迷,又穷数年之功,将托尔金文字里的世界尽可能的忠实还原出来——一个继承了众多欧洲文学艺术传统的庞大的魔幻世界。

    继续学习《论语正义》,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郑玄注曰:学者之志,有所不暇。

    郑氏深得夫子要领,其言扼要铿锵,令人清醒而振奋。

  • 这回大家都要来,庆祝!!要玩爽!!

    我要唱一首新歌。

     

  • 2008-03-21

    闪电预告

     

    明晚,愚公移山,10点

    换了排练场地,小飞的地方,设备和声场都更好,这样排练才有唱歌的快感,大家声音都能听清楚了,后悔没有早来。隔壁大房间曹芳在排——那个房间很牛逼,下次大型演出之前,我们要过过瘾。

    心思都在乐队上,不看书,不写字。

  • 2008-03-17

    石竹

    太白《宫中行乐词》
     
    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
    山花插宝髻,石竹绣罗衣。
    每出深宫里,常随步辇归。
    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

    太白的诗于我类似贝多芬的音乐,年轻的时候头脑发热,爱的不行,唯我独大天尊气势。到年纪大些就不那么热衷了,他有时候太过虚张声势,顾随说他“会须一饮三百杯”是扯着脖子喊,形容得很有趣。但诗仙毕竟才华高妙,浑然天成的意思,就是出手如果好,那就是好得不得了,不由得人不服。比如这首《宫中行乐词》,写皇室气象,雍容不难,难得的是雍容中的灵动,首二句起的平稳,“山花”插宝髻,“石竹”绣罗衣,华丽中有轻灵的素朴,后半首动起来,到末句思绪昂然出尘,仙气十足——太白之夭矫,人莫不瞠乎其后。

    前几次去市场买过一束花,细细的红白杂色,花团锦簇,层次嫣然,插在床头的白瓷罐里热烈而不闹腾,一直摆到变成干花,照样好看。后来经人指点,才知道这便是石竹,小花颇有野趣,又不俗气,想象它开在野外,不卑不亢的活的喜气洋洋,高兴的紧,今天去市场看见,十元又买了更多,一只白瓷罐插的满满当当,真是“一室皆春气”!想起了太白的诗,遂有这篇小记。

    昨天睡前居然打死一只蚊子,吃惊!

  • 2008-03-06

    预告

    明晚,疆进酒,10点,黄勃及朋友,木吉他,唱歌

    部分曲目:哀歌、肋骨、honey frost、灵歌、shape of my heart、双城季节。

    透露这么一些,不全部说出来,玩儿点神秘。很有些歌是第一次拿出来唱。